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2018年10月17日 周三
              您的當前位置:深度解析
              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幫助8家醫院晉級“三甲”
              從“單槍匹馬”到“組團作戰”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09日 [打印]

              每個地區(市、自治州)都有三甲醫院——這個曾經遙遠的“新疆夢”,終于照進了現實。隨著塔城地區人民醫院和吐魯番市人民醫院晉級“三甲”,新疆所有地州都進入“后三甲時代”。

              這一歷史性突破的夢想推手中,有一群來自疆外的白衣天使。

              2016年4月,中組部、原國家衛計委部署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工作。遼寧、湖南、上海、廣東、浙江、江蘇、天津7省市的醫療團隊,進駐新疆8家醫院,幫助他們提升診療能力、管理水平、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有效緩解了基層群眾看病遠、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

              讓群眾在家門口把病看好

              不到新疆,不知中國之大。南疆的喀什地區距離烏魯木齊市約1500公里,乘飛機要兩個小時。本地醫療水平提升,對喀什群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46歲的艾買提·阿布都熱合曼的感受“深刻得要命”。一周前,突發重癥胰腺炎的他痊愈出院了。很多年來,這種事在喀什是“天方夜譚”,“得了這個病,過去基本等于沒救了”。

              2017年11月,喀什出現了在重癥胰腺炎“魔爪”下救回病人的首個案例。書寫案例的是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急診重癥醫學科主任楊之濤,一位來自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的援疆醫生。

              選派知名醫院的精兵強將,是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的顯著特點。上海8家大型三甲醫院對口幫扶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8個科室。廣東援疆專家的來源中,有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廣東省人民醫院霍英東心臟中心等多個業內“大牛”。今年5月10日進疆的遼寧第三批醫療隊,19人均為中國醫科大學4家附屬醫院相關科室的首席專家、科室主任或學科帶頭人。

              援疆專家的到來,為當地群眾打開了健康甚至是生命的大門。浙江援疆醫生岑雪降抵達阿克蘇地區第一人民醫院第16天,就為一位患心臟房間隔缺損的23歲女孩進行了“補心”手術。

              以前,這是創傷面大、愈后時間長的外科手術,但在岑雪降的治療下,女孩免除了開胸手術的創傷,更無需遠赴疆外求醫。

              兩年多來,援疆醫療隊把支援醫院的優勢資源、先進經驗和技術成果嫁接到受援醫院,累計開展新技術新項目1100多項,接診病人23.6萬人次,實施手術2.7萬臺。如今,受援醫院危重癥救治率顯著提高,轉診量大幅下降,在家門口看病的人越來越多。

              “以院包科”打造尖刀科室

              在地處南疆的和田地區,白內障、青光眼、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等眼疾高發。然而,從和田地區人民醫院到下轄各縣人民醫院,卻都沒有獨立的眼科。“眼部小病去五官科看,大毛病就得去烏魯木齊”,這讓當地群眾苦不堪言。

              2017年12月底,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眼科終于成立了!如今,已發展為與“三甲醫院”身份相匹配的三級眼科專科。“這個眼科的水平,放在天津各醫院的眼科中,也能排前三。”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眼科主任、天津援疆專家李巖告訴記者。

              推動這一華麗轉變的,是整個天津市眼科醫院,以及背后的“以院包科”機制。依托支援醫院的學科、技術、人才優勢,受援醫院結合疑難危重疾病、地方多發病、常見病,制定發展規劃,全面提升科室水平。

              哪個醫院包哪個科?以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為例,醫院結合院“十三五”規劃,確定了10個重點幫扶科室。支援地天津根據“菜單”協調了當地11家知名三甲醫院,再由他們分別與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簽署“以院包科”協議。“一定要符合當地群眾需要、適應醫院發展方向,不能脫離實際另搞一攤。”和田地區人民醫院院長、天津“組團式”援疆醫療隊隊長沈軍表示。

              記者查閱多份協議后發現,醫教研協同發展均被列為學科建設的重要目標。這恰恰是受援醫院的痛點——醫療水平偏低、教學培訓較少、科研幾乎為零。

              為了緩解這些痛點,支援醫院拿出了很多實招。除了選派技術骨干援疆1-1.5年,還不定期派“柔性人才”開展帶教、講座。更重要的是,人才培養既有編隊又有梯隊,讓受援科室良性高速運轉,并能夠同時駕馭醫教研三駕馬車。

              好鋼鑄利刃。縱覽8家受援醫院,部分重點科室成為“尖刀”,許多科室由弱變強,一些急需科室相繼問世。

              例如,克州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從“本院重點但外界無感”,發展為南疆數一數二、新疆前列的尖刀科室。塔城地區人民醫院精神心理衛生中心,從只有1名精神科執業醫師,壯大到擁有7名不同層次醫生。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醫院,從零起步建立新生兒科,科室綜合診療能力躍居新疆前列。

              留下一支不走的醫療隊

              克州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醫生許天寶,永遠忘不了2017年3月的那例冠脈分叉病變手術。那是他第一次主刀如此高難度的手術,手術大獲成功。當晚,許天寶“興奮得睡不著覺”。

              “這臺手術是我事業上的里程碑,讓我在專業水平上實現從爬到跑。”許天寶至今仍難掩激動,“特別要感謝我的結對導師王俊宏,手術中他一直在旁邊指導和鼓勵我。”

              近兩年,許天寶先后拜得兩位名師:江蘇省人民醫院心血管內科的王俊宏和張海鋒,這得益于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工作的“師帶徒”制度。

              “師帶徒”不是簡單的“拍張照、掛個名”,而是有一套管理約束機制。早期,科室推薦“徒弟候選人”,援疆專家觀察了解候選人,確定師徒關系,然后因人而異制定幫帶目標和具體措施。中期,有人對幫帶情況進行抽查。后期,根據幫帶情況,對師傅和徒弟分別進行考核。

              “不是他替我做,而是要讓我學會。”許天寶對師傅的幫帶理念感激不已,“一些手術跟他學得差不多了,他就會讓我主刀,自己給我當助手,做我的動力源和定心丸。”

              人才培養,有點亦有面。

              廣東“組團式”援疆醫療隊創辦了“援疆醫學論壇”,由醫療隊隊員主講,每周二為喀什地區第一人民醫院傳經送寶。同時,通過遠程直播、網絡直播等方式,把新理念、新技術傳遞到縣市醫院、鄉鎮衛生院。

              培養對象不局限于受援醫院,培養者也不局限于援疆專家。8支援疆醫療隊充分調動支援醫院和個人的資源,邀請專家赴疆開展學術交流、舉辦培訓班、聯合科研攻關。江蘇、上海、湖南還在受援醫院建立院士工作站、專家工作室、名醫工作室,為當地引進高端師資。

              請進來,也要走出去。

              在技術提升方面,選派有培養潛力的當地醫務人員到支援醫院學習進修。上海“組團式”援疆醫療隊開展“復旦大學在職醫學研究生培養”項目和“緊缺崗位人才培養計劃”,選派51名醫生到復旦大學深造,15名學科帶頭人和業務骨干赴上海培訓,3名學科帶頭人到國外研修。

              針對受援醫院醫療人才底子薄、基礎差、層次低的現狀,7省市采取委培、聯合辦學、網絡教育等方式,加強受援醫院在職人員學歷教育。今年,天津依托天津醫科大學,為和田地區提供2名博士生、3名碩士生、30名本科生的培養名額,還計劃三年培養百名醫學人才。

              “通過請進來和走出去,本地醫生的成長速度非常快,很多人已經能夠獨當一面。”克州人民醫院院長、江蘇“組團式”援疆醫療隊隊長丁強說,“幫帶不替代”的培養模式為當地留下了一支不走的醫療隊。

              “帶土移植”提升醫院管理水平

              “以前,住院病人的藥要求我們去藥房領,自己負責的病人只能暫時交給其他護士。現在,送藥組會將藥送到病房,有效規避了風險點。”喀什地區第一人民醫院干綜科護士吐斯拉依·吐遜認為,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開展以來,醫院對病人和員工的管理越來越人性化了。

              增派管理人才、注重醫院管理,是“組團式”援疆與過去醫療援疆方式的顯著區別。

              “打造一個三甲醫院,三年就可以;但真正做到三甲,需要三十年。”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院長、上海“組團式”援疆醫療隊隊長崔勇認為,“新疆與內地醫療水平的差距,不僅是人才和醫療技術水平的差距,還體現在管理理念和管理水平上。要‘帶土移植’,把內地醫院的先進理念引入新疆。”

              為確保援疆醫療隊在醫院管理上有所作為,新疆拿出了一條硬規定:由援疆醫療隊的牽頭單位選派干部,擔任受援醫院的院長或常務副院長;“以院包科”的科室設置雙主任,“援疆主任”主管醫、教、研等,“本地主任”主管維穩等。

              機制暢,則政令通。兩年多來,8家受援醫院積極借鑒包科醫院先進管理理念,著力健全規章制度、優化服務流程、完善工作標準、規范執業行為,從粗放式管理向精細化、科學化邁進。

              喀地二院對所有科室和員工進行能級評定,改變“干多干少一個樣”。根據工作難度、風險程度、技術水平、他人評價等指標,確定相應等級,評定等級與“錢包”甚至“飯碗”緊密相關。

              吐魯番市人民醫院在所有科室推行每月醫療質量點評制度,及時總結經驗教訓,從細微處入手,杜絕安全隱患。2016年4月以來,湖南援疆專家牽頭組織醫療質量與安全改進、病歷書寫規范等集中培訓60多次。

              “一人解除病痛,全家歡欣鼓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認為,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既見物又見人、既輸血又造血、既管當前又管長遠,提升了受援醫院和區域整體醫療水平,成果惠及各族群眾,進一步凝聚了民心。


              受援醫院輻射帶動區域醫療水平普遍提升,讓老百姓——

              看病就在家門口

              72歲的古哈爾汗·巴日有點兒不相信,坐在吐魯番市高昌區艾丁湖鄉衛生院里,就能讓吐魯番市人民醫院和湖南省人民醫院的大夫,一起給自己看病。7月25日下午,記者在吐魯番市人民醫院遠程醫療中心偶遇這場三方遠程會診。

              不用跑市里,也不用跑疆外,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優質醫療服務,基層群眾的這一呼聲,在地廣人稀的新疆尤其強烈。這也正是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的目標:把受援醫院打造為區域醫療中心,輻射縣鄉醫療機構、帶動醫療水平提升。

              地級醫院如何幫帶縣醫院?許多援疆專家根據“組團式”援疆的特點,開創了“小組團”模式——將援疆專家和本地醫生統籌起來,根據縣醫院的特點和需求,選派人員組成醫療隊,“以院包院”。通過掛職院長、名譽主任、科室結對、醫聯體建設等方式,打造縣級醫療中心。

              一些并未參加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的省市,在援建縣級醫院時主動推廣這一模式。例如,山東省東營市組建醫療隊,“組團式”支援疏勒縣人民醫院。首批10名隊員于2017年3月進疆,當年7月,又“追加”了8名為期半年的柔性援疆醫療人才。

              參與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的7省市,充分調動后方資源,將8家受援醫院享受的政策拓展到縣鄉。上海“組團式”援疆醫療隊免費接收70多名縣醫院的醫療衛生人才到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進修,還協調上海健康醫學院招收了26名喀什籍學生,為當地基層社區培養全科醫學人才。廣東“組團式”援疆醫療隊將“師帶徒”延伸到縣醫院,與疏勒縣人民醫院的醫務人員結成幫帶對子。

              針對基層醫療機構操作、流程不規范的問題,多支援疆醫療隊主動給基層“送規范”。和田地區人民醫院眼科主任、天津援疆專家李巖,移植后方醫院的經驗,制定了白內障等30多種基礎眼疾的臨床路徑,致力于推動縣級醫院診治的規范化、標準化。

              更為普遍的輻射帶動方式是“請上來”和“走下去”。受援醫院舉辦的學術會議、論壇講座,邀請基層同志一起參與,并通過遠程設備或互聯網面向縣鄉直播。利用周末時間,分批分次下鄉義診,為基層群眾尤其是偏遠縣鄉群眾,到家門口送醫送藥。

              江蘇“組團式”援疆醫療隊的“醫療大巴扎”廣受好評。援疆專家帶著流動的小型醫院,奔赴海拔3000米以上農牧區,免費為群眾尤其是兒童進行先天性心臟病篩查。

              “建強一個醫院,只是階段性目標,不是最終目標,我們希望的是通過援疆專家和我們自身的努力,實現一個地區醫療水平的整體提升。”和田地區衛計委黨組書記、副主任熱比亞·阿布都熱合曼感慨,“和之前的醫療援疆相比,醫療人才‘組團式’援疆更接地氣了,能輻射更多人,和田地區人民醫院正在逐漸成為區域醫療中心。”

              (本網記者 劉云)

              香港白姐六合图库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