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2019年02月20日 周三
              您的当前位置:深度解析
              大国重器背后的人才故事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1日 [打印]

              “可上九天揽月,?#19978;?#20116;洋捉鳖”。从浩瀚星空到深邃海底,“悟空”“蛟龙”“墨子号”“天宫二号?#20445;?#20013;国的科技成就一次次惊艳全球;大飞机、“复兴号?#20445;?#19968;项项重大工程挺起了中国自主创新的脊梁。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振聋发聩。正因如此,每一项大国重器背后,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创新,攀上一座座世界科技高峰;用拼搏,推动着国家前行的脚步;用奉献,定格下不知疲倦的奋斗姿态。今天,请和本报记者?#40644;穡?#36208;近这些人才和团队,听他们?#27493;?#36825;一路的酸甜苦辣。

              ——编者的话

              中国“大飞机”研发制造团队

              从零起步 逐梦蓝天

              本网记者 吴叶柳

              2017年5月5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架尾部涂有象征天空蓝色和大地绿色的大型民?#27599;?#26426;从跑道上轻盈一跃,继而稳稳地冲?#34527;?#38660;。那一刻,举国振奋,萦绕中华民族百年的“大飞机梦”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十年磨一剑!我国首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用飞机C919,从立项到首飞整整跨越了十年。十年间,一支攻坚克难、坚守奉献的研发和制造团队从零开始,历经重重考验,将中国的大飞机送上了蓝天。

              “起步晚,但起点要高”

              第三代铝锂合金是一?#20013;?#26448;料,不仅比传统材料轻,各项疲劳性能等也更具?#25856;啤?#23427;在C919上的应用比例占全机重量的7.4%,是首次在国产民机上大规模应用,在国际上?#37096;?#31216;领先。

              这一新材料的运用背后,有不为人知的艰辛。由于历史原因,我国民机研制曾出现长期断档,老一辈航空人早已先后退休。如今,在分别承担研发与制造任务的上海飞机设计研究?#28023;?#20197;下简称“上飞院?#20445;?#21644;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飞公司?#20445;?#24180;轻人成了大飞机研制的主力。很多人没有经历过太多型号任务的磨练,就要从零起步,挑起这一重大国家战略赋予的重任。再加上国外的技术封锁,难度?#19978;?#32780;知。

              是保守?#24179;故?#22823;胆尝试?#31354;?#26159;一道绕不开的选择题。“走不到悬崖边,就拿不到那边的好东西。我们虽?#40644;?#27493;晚,但起点要高,要造一架可以在国际市场上一争高下的大飞机!”上飞院C919型号副总设计师周良道的话道出了这些航空人的共同?#38750;蟆?#21482;有广泛运用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才能让C919更具竞争力。

              既要发挥第三代铝锂合金的性能?#25856;疲?#21448;要规避不确定?#28304;?#26469;的各种风险,挑战很大。作为机体集?#19978;?#30446;团队中唯一的60后,周良?#26469;?#39046;团队从最基础的研究开始,做了大量分析、计算、实验。为了不影响研?#24179;?#31243;,他们往往?#21069;?#22825;做实验、记?#38469;?#25454;,晚上又开会?#33268;?#26041;案到深夜。

              实?#32622;?#24819;的道路绝非坦途,他们“总是在喜和忧之间?#27426;?#30952;练”。

              飞机研制中,曾有一个问题困扰了周良道团队四个月之久。为了解决问题,将飞机结构改进得更加完?#30130;?#36830;续几个月,他几乎每天都要和团队成员?#40644;?#23547;找原因。他们列出故障树,增加工况分析,制定改进方案……

              本以为工作做得很细致了,运用到实验中,仍然接连两次给他们浇了冷水:改进不理想,问题仍然存在。

              长期经受这样的考验,这些航空人早已练就一身处变不惊的本领。周良道定了定神,把全国相关领域的“大拿”?#35760;?#26469;共同?#23830;觶?#22242;队也更加投入地吃透技术。终于,第三次实验结果为他们四个多月的努力画上了句号,周良道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里。“飞机研制没有可以绕过去的坎,每一步都必须走扎实了。”他?#25285;?#27491;是型号任务中出现的这些困难倒逼着我们?#27426;?#36827;步。”

              “如果我不去拼就是特例”

              “18天不回家?#20445;?#22240;为在首飞会战中的坚守攻关,上飞公司C919事业部机头结构组组长?#21709;?#33729;成了大?#21494;?#29087;能详的名字。

              时间紧、任务重,是大飞机研制中的常态。首飞前,由于设计方案的优化,101架次飞机需要进行大型改装。接到任务,?#21709;鬏己?#22242;队成员?#36861;?#22238;家收拾换洗衣物。“这18天不要找我,我要闭关修炼。”?#22270;?#20154;说完这句话,?#21709;?#33729;匆匆走出家门。

              在改装现场,团队成员24小时轮流倒班。“当时大?#21494;?#26377;一股劲,有的人连中途休息一下都不肯,非得一鼓作气把自己的活干完。在这种氛围里,如果我不去拼就是特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21709;鬏几?#24936;万千。

              长期奋战在大飞机研制一线,?#21709;?#33729;心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空陪自己5岁的女儿。“有时候我好不容?#30528;?#22905;一会儿,她会说‘爸爸你出去,加班去’,心会很酸。”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但是女儿还小,长大她会理解,爸爸是做大飞机,是为了国家的事?#25285;?#24456;光荣。”

              “?#27426;?#35201;把中国的大飞机搞上去!”一份沉甸甸的使命,让这些航空人为此?#25163;?#22914;饴。

              飞机研?#24179;?#27573;,制造的规律性?#21916;睿?#31361;发状况?#27426;希?#36127;责制造任务的工艺人员必须随时待命,为飞机排故或进行工艺优化。

              “白天飞机要进行各种试验来发现问题,我们的排故工作经常?#25165;?#22312;凌晨,有时到了?#32423;?#30340;时间,前面的工作还没结束,我们就要在现场一直等着。”上飞公司项目管理部副总工程师、部长肖?#36234;?#21578;诉记者。其中,外场试验最为?#37327;啵?#32463;常刮风下雨,浦东昼夜温差大,往往忙完一夜,大家身上的?#36335;?#37117;被露水和汗水浸透了。“但这种内心的满足感不是其他事情能带来的。”肖?#36234;?#35828;。

              和大飞机?#40644;?#25104;长

              随着大飞机“羽翼渐丰?#20445;?#36825;些投身其中的航空人惊喜地发现,自己也在和大飞机?#40644;?#25104;长。

              回想起飞机发动机首次点火的情景,上飞公司C919事业部副主任、技术部部长王辉至今记忆犹新。

              首次点火失败?#22987;?#39640;,C919采用的?#25925;?#19968;?#20013;灤头?#21160;机,研制团队都是第一次接触。点火前一晚,王辉正带着团队紧锣密鼓地做准备工作,同时?#27493;?#21040;供应商消息?#26680;?#20204;自己在发动机台架点火中也曾经历过多次失败。

              “第一次点火实验如果不能一次成功,对大家的?#31185;?#21644;型号的?#24179;?#37117;会带来负面影响。”王辉深知这一点。因此,在发动机启封过程中,他带着团队彻夜未眠,按照标准程序一丝不苟地将点火前的准备工作做到了极致。

              第二天,点火现场围了不少人,大家满怀期待地等待着。5秒,10秒,15秒……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发动机似乎毫无?#20174;Γ?#22823;家的心情犹如坠入冰窖:难道失败了?#31354;?#22312;这时,一阵轰鸣声响起,试验总指挥确认“点火成功?#20445;?#20840;场立刻欢呼起来。

              正是在一次次未知的挑战中,王辉迅速成长为公司的业务骨干和团队负责人。“摸?#25856;?#22836;过河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同时也是成长最快的方式。”身为一名80后,王?#36291;?#24471;自己很幸运,“如果我处在一个前人已经搭好的平台,没有太多挑?#21073;?#20063;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在中国商飞,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占研制力量的80%左右,他们和大飞机?#40644;穡?#22240;历经重重磨难而更加自信、从容。

              首飞结束,研制团队并没有放慢忙碌的脚步,要完成2021年的交?#24230;?#21153;,更大的挑战还在前方。“首飞解决了我们能不能造大飞机的问题,后面几架我们要攻克怎样又快又好生产大飞机的问题。”王辉信心满满。

              “复兴号”研发试验团队

              用拼搏创造“中国速度”

              本网记者 黄欢

              形似“飞龙”“金凤?#20445;?#24320;动仅4分多钟,时速就达到300公里,坐在?#30340;?#30340;人几乎感觉不到噪音和晃动。

              2017年6月26日上午11时05分,两?#23567;?#22797;兴号”动车分别从?#26412;?#21335;站和上海虹桥站驶出,在世界建设等级最高的京沪高铁惊艳?#26009;唷?/p>

              254项重要标准中,中国标准占到84%,整体设计和关键技术全部自主研发……仅用5年时间,高速动?#24213;?#23454;现了由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飞跃!

              ?#40644;?#30340;背后是挑战极限的永不放弃,是?#38750;?#26790;想的自强自立。记者近日走近“复兴号”研发试验团队,感知其中?#27426;?/p>

              “不管多少困难,坚定不移地努力下去”

              “和谐号”早已家喻户晓,但鲜有人知的是,她有多种车型,平台、型号不同,标准系统不统一,司机操作方法不同,不同型号不能重联,车上的零部件也不能互换,检修维护复?#21360;?/p>

              “‘和谐号’是中国铁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成果,使用的是国外的技术平台,难免受制于人。”中国铁?#25597;?#23398;研究院研发中心常务副主任王俊彪向记者道出根本原因。

              中国高铁急需?#25353;?#20013;国血?#22330;?#30340;高速动?#25285;?/p>

              2012年,在中国铁路总公司主导下,由中国铁?#25597;?#23398;研究院技术牵头,联合中?#23548;?#22242;和多家科研企事?#26723;?#20301;,正式启动中国标?#32423;底?#35774;计研制工作,实施“关键装备研发试验工程项目”。

              “‘复兴号’高度集成了大量世界尖端技术,也是多方科研技术力量跨领域跨地区的合力之作。”担任项目副指挥的王俊彪负责项目运作和平台建设,深切感受到“团队的力量是无穷的。”

              将4个技术平台、17种车型统一标准,这是实现中国标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但“统型”的起步便遭遇了激烈的争论。

              “我们这项技术很好,采用我们的吧。”生产厂家各说各的好,争执不下,不愿意改变既有的生产线。

              ?#27426;?0多次协调会后,近百项统?#22836;?#26696;最终确定。是什么让大家做出改变,选择合作?

              “是铁路人团结奉献的奋?#38750;榛场!?#20960;乎参加了每场会议的铁科院机?#20826;?#36742;研?#20811;?#21103;所长张波这样归结:“不管中间有多少争论、多少困难,目标一旦定下,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团结合作,坚定不移地努力下去,直至目标的实现。”

              近百次专家论证会,无数次争论,反复比选,一年时间,中国标?#32423;底?#23436;成了总体技术条件制定。

              “不卖,那就靠自?#28009;?#25615;”

              “统型”是基础,“中国标准”的核心还在于所有标动平台列车都能联挂运营、互联互通。

              “通过网络控制系统,让所有列车使用同一种语言。”机?#20826;?#36742;研?#20811;?#21103;总工程师?#38498;?#21355;是?#23391;?#32479;的研发带头人,她打了个比喻,“这个系统好比人的大脑,是指挥中枢。”

              如此关键的技术,国外封锁是必然,但没想到,只是购买仿真测试平台的一个零部件,也遭到国外供应商的?#20808;?#25298;绝。

              “就是不卖!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一言彻底激起?#38498;?#21355;的决心,“那就靠自?#28009;?#25615;!”

              搭建仿真平台,制作网络芯片、网卡,网络软件的所有源代码全部自己编?#30784;U院煳来?#39046;着一支由40多人组成、平均年龄只有32岁的年轻队伍,开启了这一庞大而复杂的工程。

              “一出现问题,就得拿回来重新做。”这样的反复,?#38498;?#21355;和团队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了,但最让人感到焦虑的是,很多问题经常长时间找不到原因。

              夜里,?#38498;?#21355;?#32439;?#38590;眠,“如果原因一直找不到怎么办?放弃吗?#20426;薄?#19981;行,坚持下去。”靠着“决不放弃”的拼劲,?#38498;?#21355;沉下心,让一切归零,和团队一次又一次扎进浩瀚的数据分析中……

              “解决问题的过程是一种享受”

              “不论是出现强降雨、地震报警等突发情况,?#25925;?#36895;度、坡度发生变化,都能可靠制动……”说起复兴号的制动系统?#25856;疲?#21046;动系统研发团队核心成?#36744;?#23439;发如数家珍,“从控制软件到阀类?#24067;?#19981;仅全部实现自主化,而且做了许多优化。”

              每一个优化经由了海量的试验锤炼。试验中,偶有一闪而过的故障信息,曹宏发和团队也“从不放过”。“如果?#35805;?#23427;根治,早晚这个问题还会再出。无论如何,我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这种故障再现,找到根本原因,然后优化整改。”在曹宏发看来,攻坚克难必须拿出这种“钉钉?#21360;?#30340;精神,“每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一次成长。它寄托了我和团队的未来,机会珍贵。”

              “遇到的问题很多,但以我们的能力?#25925;?#33021;解决的。”郑雪洋所在的项目组负责牵引系统的开发,同样遇到了国外技术封锁、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困局。提起当时情景,郑雪洋的语气淡定而自信。

              “当你喜欢的时候,整个过程是一种享受。因为如果你没遇到任何问题,那么也享受不到最后的快乐。”“复兴号”的牵引动力从9600千瓦提升到10000千瓦以上。郑雪洋带领团队,自主研发图?#20301;?#29301;引系统软件开发平台,使得系统的调试效率大大提高。

              直面问题,勇于担当。在攻克一个个难题的过程中,年轻的研发团队走向成熟。作为项目的“小管家?#20445;?#38081;科院机?#20826;?#36742;研?#20811;?#21103;所长张波深有感触:“在我们心里,我们做的不仅是?#25285;?#23601;像列?#24403;?#21629;名复兴号一样,它?#24615;?#20102;更多的内容。”

              在高温车厢试验半天,“那都不叫事儿”

              试验,改进,优化,再试验,改进,优化……60万公里的样车运?#27599;?#26680;,反复的试验,上百个技术细节得到进一步完善。

              “在车上?#27426;?#23601;是15个小时,偶发故障有的要盯上一个星期才能遇到一次。”这是综合试验组成员、铁科院研发中心综合技术部主任许聪在大西高速综合试验时“正常”的工作状态。

              大西高速综合试验历时710天,在当时是规模最大、专?#24213;?#20840;、历时最长、难度最大、产出最高的一次试验,许多新的装备采用了正向研究、正向设计、正向制造的方式。2016年,许聪在大西呆了167天。

              ?#23433;?#25417;不到故障现象的时候,会觉得压力很大。因为很多试验有逻辑?#25215;潁?#19981;能说这个没做完先搁着,做下一个。这些都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那时的许聪整个人都扑在试验上,家里打来的电话顾不上说两句就挂了,“我现在掐分掐秒干事的习惯正是那段时间形成的。”

              调试列车回?#22836;?#30005;功能时,正?#24403;本?#30427;夏。烈日下,车厢内温度已经超过40摄氏度,系统调试组成员、铁科院机?#20826;?#36742;研?#20811;?#21103;研究员黄金和同事们常常一呆就?#21069;?#22825;,只有等车?#32423;?#20572;下时,才能打开?#24471;?#36879;透气。

              “那都不叫事儿!”?#22987;?#24403;时的感受,黄金淡淡地一笑:“只是很闷很热,像坐在大闷罐里。不过,复兴号的乘客不会有这个感受了。即使车坏了,只要车速高于每小时35公里就能发电,有空调,这是复兴号的特色功能。”

              大漠风?#24120;?#39640;寒高热,地震模拟,中国高速动?#24213;?#32463;受住了一个个险难环境的考验,?#24067;?#39564;了铁路人“挑战极限、勇创一流”的精神。

              香港白姐六合图库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