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2018年12月15日 周六
              您的當前位置:深度解析
              向圖強而生 伴復興而盛
              ——中國技工教育發展印記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09日 [打印]

              歲月奔流,長風浩蕩。中國技工教育在民族危難之時發軔,在新中國建設和改革開放之中發展,在民族復興之路上興盛,劃出了一條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歷史軌跡。

              弦歌不輟,今更崢嶸。在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中,技工教育逐漸成為培養技能人才的主陣地。廣大技能人才始終與民族共命運,與人民同呼吸,譜寫了壯美華麗的樂章。

              誕生在民族危難之際

              福建馬尾,中國船政文化博物館,一塊船政學堂的奠基石,昭示著歷史的紋路。

              19世紀中葉以后,中國進入了一個充滿動蕩與變革的時期。在“求強”“求富”的洋務運動中,1866年,左宗棠及其繼任者沈葆楨在福建馬尾造船廠中,附設了旨在培養造船、駕駛人才的船政學堂。

              為了培養造船修船的技術工人,1868年2月,學堂增設“藝圃”,后分為藝徒學堂和匠首學堂。藝徒擇優升入匠首,培養高級技工。中國第一所技工學校由此誕生。

              “藝圃和過去傳統的師徒教育不同,它堅持廠校一體、工學一體,具備了技工院校的基本要素。”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就業促進會原副會長陳宇說。

              由于教學與實踐緊密結合,藝圃創辦5年之時,試行讓制造專業的學生和藝圃學生“放手自造”艦船設備,“驗其工程均能一一吻合”。這里先后制造出了我國第一艘千噸級輪船、第一臺蒸汽機、第一艘鋼殼網甲軍艦等,成為中國近代海軍的搖籃。

              自此以后,薪火傳衍。教澤綿綿,蔚然成風。

              “近百年的中華民族根本只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國人能近代化嗎?能趕上西洋人嗎?能利用科學和機械嗎?能廢除我們家族和家鄉觀念而組織一個近代的民族國家嗎?”

              歷史學家蔣廷黻1938年在《中國近代史》中的這一世紀之問,一語道破了此前此后百余年中華民族對科技的孜孜追求,也為技工教育的興起提供了歷史的注腳。

              面對“數千年未有之變局”,為救世、濟民,眾多仁人志士在技工教育方面展開探索,在歷史舞臺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1898年,張之洞創辦湖北工藝學堂;1912年,實業家張謇在江蘇南通創辦紡織染傳習所;1914年,張謇又出資創辦了南通女工傳習所;1918年,黃炎培等人在上海創辦中華職業學校……

              “這是近代中國追求民族進步、自強不息的一個縮影。先輩們不斷探索,創造出先進的技能人才培養模式,讓我們由衷地充滿敬意。”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司長張立新說。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期間,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技工教育以旺盛的生命力繼續發展,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作出了積極貢獻。

              1942年,新西蘭友人路易·艾黎在陜甘寧邊區創辦了培黎工藝學校,將先進的工農業科學技術帶到了大西北農村。

              東北地區解放后,大連機車車輛廠技工學校、哈爾濱車輛廠技工學校等積極培養人才,解放區技工學校在校生共有2700多人,為新中國的發展積蓄了力量。

              在服務新中國建設中蓬勃興起

              耿鼎,全國勞模。1947年參軍。1950年,年僅16歲的他進入重慶一所技工學校學習,畢業后成長為高級工程師,擔任昆明重機廠總工藝師至離休。他見證了技工教育偉大的起航時代——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在廢墟上站立起來。歷經多年戰亂,失業成為新生的人民政權面對的一個棘手問題。

              資料顯示,彼時在北京、南京等大城市,失業人口均超過全市人口的四分之一。“共產黨政權維持不了三個月!”打量著國民黨留下的爛攤子,一些國際人士這樣妄言。

              為破解這一問題,1950年5月19日,政務院舉行第33次政務會議,通過《關于救濟失業工人的指示》。隨后,全國各地普遍開展了以工代賑和轉業訓練。

              質疑與嘲諷,終被風吹雨打去。

              “只有我們工人自己的政府,才會照顧得這樣周到”。從1950年到1953年,全國參加職業訓練的失業人員達15萬多人,眾多人通過培訓獲得了工作。生活有了保障,他們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度和滿意度顯著提高,有力地促進了人民政權穩定。

              1953年,我國開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提出興建156項重點工程,對技術工人的需求激增,國家開始建立有計劃培養后備技術工人的制度,技工教育開始進入蓬勃發展的嶄新階段。

              構建起技工教育新格局——

              1953年,政務院決定由勞動部門對全國技工學校進行綜合管理。“一五”期間,國家相繼出臺《技工學校暫行辦法草案》《工人技術學校標準章程(草案)》等,確立了我國技工教育的基本制度。1958年半工半讀教育制度興起,改變了我國單一的全日制教育結構。

              培養了大批熟練技術工人——

              建國之初,廣袤的華夏大地上只有3 所技工學校。到1958年,全國技工學校發展到400多所,在校生近17萬人。從1949年到1959年,全國共培養技工20余萬人,通過各類形式培訓技術工人800多萬人,奠定了新中國工業化建設的工人隊伍主體。

              有力推動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

              “革新成功‘單管噴吸鉆’,使加工精度大為提高,效率提高了10至20倍。”在昆明重機廠的廠志里,記載著耿鼎的眾多發明,這是他一生中600多項優異工作業績之一。

              “新中國第一爐鋼水、第一輛汽車、第一艘萬噸輪、第一架飛機的背后,都活躍著廣大技校畢業生的身影。”山東勞動技師學院原黨委書記崔秋立說。這一時期,技工學校培養的主要是四級和五級技術工人,有力地支援了社會主義建設事業。

              在改革開放中飛躍發展

              1980年,沿著父親耿鼎的足跡,17歲的耿家盛考取了昆明機床廠技工學校,他沒有意識到,一個技工教育飛躍發展的新時期已迎面而來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把全黨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中國發展翻開新的一頁。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同頻共振,技工教育邁入了新的發展階段——

              1979年,《技工學校工作條例(試行)》頒布,進一步恢復和規范技工學校辦學。同年,為解決技校師資的來源,國務院批準設立4所技工師范學院。1986年,《技工學校工作條例》頒布實施,技工教育走上規范辦學之路。

              1992年,技工學校招生由指令性計劃改為指導性計劃。同時,新興產業迅速發展,技工教育在迎接挑戰的同時,也明確了新的發展方向——

              從1993年確定18所技工學校為第一批國家級重點技工學校,到1995年下發通知對申辦高級技工學校進行規范;從2000年對技工學校進行改革,到逐步形成技工學校、高級技工學校和技師學院三個層次的培養體系……技工教育不斷整合、提質,提高辦學層次,取得了新的發展。

              進入新世紀后,技工荒開始逐漸蔓延。面對我國制造業發展對技能人才的迫切需求,技工教育被提升至國家戰略高度,再次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

              2003年全國人才工作會議明確提出,高技能人才是國家人才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先后出臺了國家助學金、對農村困難學生免學費等政策。2010年8月,人社部印發文件,提出了推進技工院校改革發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極大地促進了技工院校發展。

              乘勢而上,不斷攀登,技工教育作用進一步凸顯——

              “沈陽轎車制造廠技校三個實習工廠完成了轎車制造廠的生產任務,還創造了經濟價值150萬元。”1988年,一則新聞振奮了不少人。多年來,這樣的新聞已不計其數。

              “改革開放以來,廣大技工院校不僅培養技能人才,而且還承擔企業職工、下崗失業人員以及其他社會人員培訓任務,并提供職業技能鑒定、公共實訓等綜合性服務,在促進中國經濟飛躍式發展、勞動者就業創業、農村勞動力轉移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國職工教育和職業培訓協會副秘書長李榮生表示。

              春風化雨,蔚然成林,技能人才成為支撐中國邁向世界舞臺的重要力量——

              從技校畢業后,耿家盛成長為名副其實的全能機床工,被譽為云南機械加工行業的“一把刀”。從技校畢業的王軍,兩次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被稱為“藍領科學家”。技校畢業的徐強,創造了大型齒輪加工4級精度的全國之最,被稱作“徐強精度”。

              因時而進、因勢而新。鼎新前行的技工教育,不僅成為我國職業教育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也成為世界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重要參與者和實踐者。

              新時代向世界技能高峰邁進

              中國是世界制造業大國,為何卻無法自主研發和生產一個小小的零件?近年來,“圓珠筆之問”,問出了中國制造業的短板。

              “工業強國都是技師技工的大國”。“作為一個制造業大國,我們的人才基礎應該是技工”。黨的十八大后,處在嶄新歷史方位,技工教育又一次被賦予了光榮的使命,為推動中國制造“品質革命”奮力前行。

              頂層設計不斷完善。中共中央、國務院《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提出,大力發展技工教育,支持技師學院建設。2016年,人社部出臺《技工教育“十三五”規劃》,為技工教育事業發展描繪了新的藍圖。

              服務國家戰略更加有力。圍繞創新驅動發展、“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等,技工院校新增了無人機應用、智能機器人、3D打印等一大批新專業和專業方向,著力加快培養新興產業亟需的高技能人才。

              高端引領方向更加聚焦。2014年,人社部印發《關于推進技工院校改革創新的若干意見》,明確技師學院主要承擔通過學制教育培養高級工以上技能人才任務,屬職業教育高層次技能人才培養范疇。2012—2016年中央財政累計投入近70億元,帶動各地加大投入,提升了技工院校整體實力。

              一個具有中國特色和世界水平的技工教育發展體系已然成型——

              2017年,在阿聯酋阿布扎比舉辦的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上,中國代表團高居獎牌榜和金牌榜首位,其中出自技工院校的獎牌占比為64.2%,金牌占比為60%。

              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技工院校2490所。技工院校在校生338.2萬人,其中,高級工、預備技師和技師班在校生為127.5萬,占在校生總量的37.7%。廣大技工院校形成了鮮明的辦學特色,社會影響力不斷提升。

              讓青年技能人才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記錄下社會發展的腳步——

              “選擇技工教育改變了我的命運。”21歲的阿木約布來自四川涼山。2015年,原本輟學的他在珠海市實施的技工教育對口幫扶下,經過珠海市技師學院與涼山州農業學校共同培養,掌握了一身過硬的技術。2017年,他畢業后留在珠海,成了一家公司的車間班組長。

              “技工教育為眾多有志于學技能的孩子特別是一些貧困家庭的孩子,提供了實現夢想的機會,斬斷了貧困代際傳遞。”河北邢臺技師學院院長荀鳳元說,技工教育具有人力資源開發屬性和就業屬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推動力量。

              人才輩出,群星璀璨,撐起中國從“制造大國”到“制造強國”堅實一躍——

              上世紀二十年代有人在哈爾濱推廣拖拉機時,既無拖拉機手,也無熟練的維修人員,結果拖拉機成了一堆廢鐵。有實業家哀嘆道:“吾國各業之不振,皆由于缺乏適用人才。”

              今天,在技能人才的助力下,“天眼”探空、“蛟龍”探海、神舟飛天、高鐵奔馳……一批重大工程穩步推進,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后波。站在歷史交匯期,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勝利在望,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恢宏大幕正徐徐拉開。朝著新目標,技工教育正穩步前進。


              那些年,他們在技校的日子

              我是1985年初中畢業后開始學的技術。當時,學一門技術,有一技之長,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全社會都很看重。我選擇了焊接專業。學校除了文化課以外,還有專業課,如機械制圖、金屬工藝、工程力學、焊工工藝學等。這讓我很早就接觸了制造工藝。尤其是下廠實習,在火熱的工業生產中,打下了扎實的技能基礎。工作第二年,我就在全廠技術比武中獲得了“焊接狀元”稱號。技工院校培養了大量高技能人才,是名副其實的孕育大國工匠的搖籃。

              ——謝元立,中車長春軌道客車股份有限公司高級技師,曾獲中華技能大獎、全國勞動模范、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一系列榮譽

              在技校學習,不僅讓我學到了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也學到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匠人。我是干車工的,才學習時,感覺還是非常苦的,劃破手指不稀奇,每天累得渾身疼,但技校的氛圍環境熏陶著我,要把工人群體優良的作風、優秀的技能傳承下來,積極好學,追求上進,把工匠精神發揚光大。這些精神一直支撐著我不斷往前走,對個人成長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張全民,河南平高集團高級技師,全國勞動模范、中華技能大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1989年我初中畢業,進入了北重集團技工學校。那時技校分數要求還挺高的。技校根據企業需求辦班,一個學期中一半的時間要在實習廠里實操。當時學習有很好的激勵機制,學習成績不光和走上崗位后的工資待遇掛鉤,畢業后挑選工作崗位,學習成績好的優先去挑選。所以,實習廠里的車床從來沒有閑著的時候,大家都搶著去訓練,積極性很高。這對于促進年輕人積極向上、健康成長作用非常大。

              ——鄭貴有,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高級技師,全國技術能手、全國勞動模范

              我1986年初中畢業時,中專、高中、技校都考上了,最后選擇了技校。因為我們家兄妹三人,家庭負擔比較重。技校針對企業需求專門培養人才,畢業后可以直接工作。所以,我們兄妹三人,都選擇了上技校。大家上技校有動力,學習都很勤奮,技術能力和水平都提高很快。上技校不僅讓大家“有業可就”,還通過掌握的技能為社會服務,實現了自身價值。光我們那個班,就出了兩位全國勞模。

              ——高森,國家電網山東省電力公司檢修公司高級技師,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全國創新爭先獎獲得者

              我是個90后,初中時因為貪玩,失去了上高中的機會。但我動手能力很強,于是選擇了到廣東省機械技師學院數控專業學習。學校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成長環境,有非常好的設備,注重實際操作,畢業以后可以直接應用于實際當中,就業也有保障。在學校我有機會參加了世界技能大賽,取得了滿意的成績,現在我已留校任教。上技校改變了我的命運,為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鐘世雄,廣東機械技師學院教師,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制造團隊挑戰賽項目金牌獲得者

              (本網記者孫忠法采訪)

              香港白姐六合图库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
                          1. <div id="e3qe1"></div>
                              1. <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div id="e3qe1"><tr id="e3qe1"></tr></div>